英媒不堪作业重负中国“虎妈反抗起义”2017-12-19 23:29

——

英国《每日电讯报》12月9日文章,原题:中国“虎妈”反抗惩罚性家长作业  在北京每天辛苦工作10小时后,王太太还要花费巨大精力帮儿子完成学校布置的各项苛刻任务,她现在觉得学校成了家庭冲突的根源,也占用了她大量的个人时间。她表示,“有时候我在工作中也满脑子想着儿子的作业”。

受够了帮儿子承担沉重的课业负担的王太太与数百万志同道合的家长一起呼吁摆脱家庭作业,这是几年前中国的“虎妈”无法想象的。郁闷的家长认为晚上应该用来看电视剧或杂志,而不应把时间花在解决数学难题或背诵复杂的句型上。有家长在网上分享帖子说,“我小时候放学后,都是自己做作业,父母看电视。现在我下班后还要做作业”。另一篇名为“天哪,我做错了什么要陪孩子做作业”的帖子更是在微博上引发家长们的热议,浏览记录突破了几百万。此后,中国三个省份出台了规定,禁止学校布置需要家长参与的作业。

据悉,中国学校每天布置的家庭作业时长约为3小时,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颇具讽刺意味的是,4年前,政府曾推出一项名为“快乐教育”的计划,但在减少家庭作业上却遇到了家长的阻力。2013年的教育改革更是让教师同时面临两方压力:教育官员要求老师放松学业要求,家长则要求老师把孩子管得更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老师们就让家长更多参与孩子的学习。但事态的发展脱离了计划。一位老师表示,“这是个恶性循环,因为学生交上来的作业都是经过家长修改的,所以老师们会布置更难的作业”。有些家长选择把孩子送到越来越多的昂贵的校外机构,让孩子在那里完成课外作业后再接回家。

教育部门主管已在解决高难度课业负担问题了。江苏和浙江以及宁夏都规定,课外作业不应成为“家长的作业”或“超出课程水平或学生能力”。王太太现在也改变了日程安排。下班回家后,自己将好好放松,不再让儿子的功课影响亲子关系或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平衡。(作者尼尔·康纳,徐珍珍译)

相关新闻 美教授:现代中国正面临的两座大山2017-12-09 04:00 外媒:从津巴布韦看中国成为真正大国的原因2017-12-09 04:00 美媒:中国整治中式英语,以后别再说“头腐”2017-12-09 04:00 华媒:日本中华料理店衰败的背后是华人强大2017-12-08 16:01 媒体:老挝交通事故致中国公民死伤 中使馆吁加强防范2017-12-08 12:07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


东北绿色果蔬田园 东北绿色果蔬田园